一分pk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一分pk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5 23:47:4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冈特·舒赫 战略管理咨询公司Debrouillage创始人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、特朗普政府召集科技巨头举行听证会,真的是想要压制泛滥的市场权力,为小企业和普通人站台吗?还是说硅谷这些进步主义科技企业家其实是特朗普的死对头,毕竟后者其实是钢铁油气等传统产业的保守派代言者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需要说明的是,这里的类比,从来不是今天的美国是否和当初的秦国那样处于扩张状态,而是从应对类似威胁,即应对非经济强力为后盾的勒索时的回应策略;或者说,我们要回答的问题是,面对这种勒索性的“强买强卖”时,有限度的退让,是否可以成为一种有效的应对策略?显然,我倾向的答案是,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如果,最终交易的结果是TikTok阶段性地放弃美国及其五眼盟友的业务,暂时保全了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业务,那他如何避免另一个国家或另外若干国家,以同样的模式,雷同的手段,要求对TikTok进行“有限拆分”?难道继续凭借自身的善意和严格遵循“在商言商”原则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情原因是TikTok用户联合起来搞恶作剧,预定座位却压根没打算出席,摆明就是要让特朗普出洋相。被这么摆了一道,特朗普仿佛中了邪,他在那场集会上提出,只要降低检测力度,新冠病例自然就会变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选举,并不是因为许多年轻选民没有投票。18岁至29岁的年轻人对特朗普的反对率为55%:37%,但最后只有46%的人完成投票,而65岁以上的选民的投票率为71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政治力量在选举季节对政治筹码的需求,决定了在“强买”过程中,会自觉或者不自觉的表现出将收购tiktok作为证明“国家治理能力”的重要证据,通过简单粗暴实施“极限施压”来达成交易的艺术,形象地说,房地产中介商先压价、再交易、最后抽佣金的习惯套路,表现无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宏观经济和地缘政治爱好者,我从欧洲观察这件离奇的事时注意到:每当我以为这事儿不至于变得更荒诞的时候,特朗普政府总能甩出一把“炸弹”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欧洲,美国国安局在英国政府通讯总部帮助下正是这样操作的。欧洲人都知道美国国安局的丑闻:你必须得加密,否则毫无隐私可言,但几乎没人在乎这件事,尽管许多人发送高度敏感的信息,远不是TikTok上那些晒不刮胡子或跳鬼步舞的视频可以比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换句话说,封禁TikTok更像是特朗普为获得11月3日大选的选票,借再次对中国强硬来巩固其大龄支持者(他们可能第一次听说TikTok)的基本盘?还是更像是经常使用TikTok的五分之一的美国人在选举中向特朗普报仇?